暑期亲子出游热:玩法更多元,休闲度假领域缺乏真正布局者

  随着暑期到来,亲子游热度攀升。携程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12日,平台7月以来的亲子机票订单量较6月同期增长804%,亲子订单占比较往常平均水平提高6个百分点;暑期亲子酒店订单量恢复至2021年同期的80%,比2019年同期上涨20%。

  今年暑期的亲子游市场,不仅热度更高,热门目的地、出游方式、产品也与以往有所差异。在行业专家看来,亲子游市场尤其是亲子游休闲度假市场,将是未来旅游企业及资本市场着重发力的地方。

  暑期亲子游订单占比约40%,新疆成跨省游热门目的地

  进入7月,在武汉经营旅游门店的金钱一直在出团、发团中忙碌着。随着疫情防控形势趋稳、各地中小学陆续放假,金钱接待的家庭亲子游旅行团明显增多,“撇开拿到的企业团体订单,今年暑期,家庭亲子游订单约占门店订单的40%。”

  据途牛数据,7月以来,亲子游预订订单量较6月同期增长51%,出游人次较6月同期增长53%。途牛方面表示,自6月中旬起,亲子游产品陆续迎来预订热潮,暑假的到来令市场进一步升温。

  产业经济咨询机构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认为,暑期本就是亲子游出游旺季,今年暑期,在疫情防控形势稳定后,出行政策“松绑”,上半年因疫情影响而积压的旅游需求得到了释放。携程预订数据显示,暑期来自上海、北京的亲子客群相比五一、端午假期明显增多。

  “6月30日至今,我这边已发出去襄阳、神农架、长沙、云南、新疆、宁夏、海南等不同目的地、大小不一的亲子出游旅行团。总体来说,周边游的比例还是要高一点。”金钱表示,自郑渝高铁全线贯通后,游客前往神农架的交通时间大大缩短,同时,神农架六大核心景区还开展了凭高铁票免景区门票等优惠活动,“这对家庭出游有很大的吸引力。”

  不同于金钱的情况,从途牛暑期亲子游预订数据可以看出,出游行程在7天及以上的订单占比为31%,长线游订单占比达49%。相比近两年本地游、周边游占主导的市场特征,今年暑期,亲子游用户的出游距离及出游天数均呈延长趋势。其中,海南、云南、四川、广西、山东、新疆、陕西、湖南、广东、福建等地是跨省游热门目的地,新疆的火热程度更是“刷爆”了朋友圈。金钱也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当下咨询新疆旅游的亲子游用户确实不少。”

  沙漠徒步、观看火箭发射,暑期出游都在玩什么?

  在从业十余年的金钱看来,选择暑期亲子游产品比较简单,“总体就是偏向于参与性多一点,好玩一点的”。但在旅游公司看来,暑期亲子游产品呈现多元化趋势,从传统的主题公园、休闲山水到如今的红色旅游、亲子研学都有布局。

  在旅游平台发布的暑期亲子游预订数据中,海边城市、主题公园、水上乐园依然吸引着众多目光,同时,游学及红色旅游产品的消费热情持续高涨。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携程看好暑期游学产品,平台上还专门打造了“亲子·游学”专题。据透露,鉴于对暑期亲子游市场的信心,携程游学业务上线了数百个亲子、研学旅游产品,产品数量是2019年的1.7倍;其中儿童独立出行的产品占比为22%,亲子出行占78%。这些产品覆盖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游学市场的大客源地,目的地也扩展至内蒙古、云南、贵州、青海、甘肃、宁夏、海南等地。

  此外,随着红色旅游升温,游客“年轻化”“亲子化”的特征日益凸显。如今,红色旅游在延续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承教育的深刻内涵和价值基础上,不断引入文创、演艺、影视IP等元素,并通过情景教学、实践教育、沉浸式体验等创新形式,进一步推动红色旅游在互动性、参与性、体验性方面的优化升级。途牛数据显示,怀柔第一党支部纪念馆、井冈山风景旅游区、白洋淀风景区、西柏坡景区等红色旅游景区吸引了众多亲子家庭。

  携程对记者表示,与往年相比,今年暑期的亲子游学和夏令营产品略有不同。比如,活动的主题更为明确,如沙漠徒步、观星等主题较受亲子家庭欢迎,探索博物馆、观看火箭发射等产品搜索热度升高。另外,亲子家庭选择儿童独立营的比重较疫情前有所下降,由家长陪同的亲子营占比相应上升。规模方面,亲子游学产品的团队更为精致,小团出行占比居多。出行方式更加多样化,包含房车游、SUV小车出行等。金钱认为,几个家庭组成小团出游的方式颇受青睐,“一般这类小团以包车出游为主,如在新疆这类地域广阔的目的地,大都选择‘司兼导’的方式。”

  价格方面,携程截至7月19日的订单数据显示,在7月至8月出行的亲子游团队产品订单中,单人日均价格为790元左右,较去年单人日均价格提升了20%。金钱表示,比起价格,家长在选择亲子游产品时更关注安全,“近两年在做亲子游产品时,会花费较多的时间精力和客人沟通目的地与客源地的疫情出行政策。这对从业人员尤其是一线销售人员提出了更高要求,不仅要学习目的地旅游知识,懂得业务衔接,还要了解目的地的相关政策。”

  亲子游市场存“蓝海”,要沉下心做产品

  在易观智库等咨询研究机构的报告中,亲子游市场在疫情前就已保持高速发展,其中不乏住宿、在线旅游领域的参与者,以驴妈妈、途牛为代表的在线旅游企业还推出了亲子游品牌。据《2022亲子旅游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的亲子游依然保持着超百亿的市场规模,约占总人口数16.6%的1-15岁孩子是亲子游的主力军,预计未来三年,亲子游市场规模每年有望以超40%的速度持续增长。

  昔日的出境游巨头众信旅游也开始试水亲子游市场。7月23日,该集团在北京京郊打造的优沃得世界主题亲子自然教育农场正式开业。此前,携程于2021年起在多个乡村打造度假农庄,也将亲子用户作为一大消费客群。

  值得关注的是,疫情暴发以来,随着人们安全意识的提升,亲子游品质消费需求也在持续升级。在优化本地游、周边游等系列产品外,以途牛为代表的旅游企业陆续打造了乡村旅游、近郊自驾、户外露营等一系列高品质旅游产品,以满足亲子游用户“家门口”“沉浸式”出游体验。

  在周鸣岐看来,疫情防控常态化下,亲子游产品存在两极化发展趋势。一个是从原先的小众旅游往大众化方向发展,此前偏小众玩法的户外露营在今年上半年成功“出圈”,据马蜂窝发布的《2022露营品质研究报告》,90后、00后的年轻游客和80后亲子游游客,是露营圈的两大“支柱”,两者共占比87%。另一个是部分亲子游产品的高端属性及个性化凸显,定制及体验化玩法越来越多样,以亲子休闲度假产品为代表。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提出“轻度假、重体验”模式的优沃得世界主题亲子自然教育农场也有这一趋势。

  多家旅游企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亲子游用户一直以来都是旅游市场的消费主力,随着暑期到来,亲子游热潮对于加速市场恢复和发展能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鉴于亲子游的市场规模及消费能力,周鸣岐也看好亲子游的未来发展,尤其是亲子游休闲度假市场,将是未来旅游企业及资本市场着重发力的地方。

  “从国内亲子游休闲度假市场的发展来看,真正布局的企业并不多,更多是尝试,”周鸣岐表示,“真正的亲子游市场尤其是亲子休闲度假市场的布局存在一定进入门槛,需要拥有一定实力的IP门槛、投资门槛或产品门槛,产品或服务做到差异化才有竞争力。”在他看来,看似红海的亲子游市场还存在很大的蓝海,需要入局亲子游的企业能沉得下心,做好产品,“当然也需要一定时间,很多亲子休闲度假产品如开元森泊、海昌海洋公园都是经过多年发展才‘捣鼓’出如今有点像样儿的产品。”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王真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