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潭:一个海岛县的华丽转身

  峥嵘十年丨平潭:一个海岛县的华丽转身

  福建平潭,是祖国大陆距离台湾最近的地方。如今,她从一座落后的海岛华丽转身为两岸共同家园和国际旅游岛。

  提到平潭过去十年的变化,台商薛清德感慨万千。

  薛清德出生于台湾彰化县,2000年因乘坐的船只在平潭外海抛锚,与平潭邂逅。之后决定安家平潭,至今已经22年。

  薛清德对澎湃新闻说,平潭原来是一座孤悬海外的岛屿,需要靠轮渡进出,岛内交通基础设施也较差。交通问题是平潭开放开发过程中最大的瓶颈。

  如今,平潭海峡大桥、平潭海峡公铁大桥犹如两条蜿蜒的“巨龙”横卧海面,将渡船那悠长的汽笛声定格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过去十年,从围垦造陆到盐场建设,从滩涂荒山到滨海新城,从荒无人烟到宜居宜业,平潭“一天一个样”,肉眼可见的变化让外界惊叹。

  “过去几年,山更绿了、水更清了、海更蓝了、空气都更清新了。”薛清德说,平潭现在是一座“现代化+原生态的海岛”。越来越多的台胞、台企在这里就业创业,安家生活,他感受到了两岸民众和乐融融的氛围。

  两桥通车,曾经的小渔村跨入“高铁时代”

  和薛清德一样,余小燕也是在20多年前无意间“闯”入平潭,并深深爱上这里。

  余小燕出生于四川,现在是平潭时报专副刊部主任,同时也是中国作协会员,她写过多本与平潭相关的散文集和民俗文化丛书。她说,作为记者,她有幸直接见证并记录了过去这些年平潭的重大变化。

  余小燕对澎湃新闻说,初到平潭时,看到蓝天碧海、沙滩、石头厝、互相帮助的渔民,当时就有种“误入桃花源”的感觉。当然,交通的闭塞落后也是显而易见的,出门一趟换三四种交通工具是家常便饭。

  平潭四面环海,在她看来,进出岛排队等轮渡,曾是平潭人共同的记忆,而修建跨海大桥则是平潭几代人的梦想。

  2007年11月30日,平潭海峡大桥正式动工兴建,项目总投资11亿多元,平潭开始了架桥圆梦的征程。2010年11月30日,平潭海峡大桥通车,这是福建省第一座跨海大桥,桥梁长3510米,结束了平潭依靠轮渡进出的历史。

  之后,平潭海峡公铁大桥于2013年11月13日动工建设,于2019年9月25日完成全部桥梁合龙工程,大桥全线贯通,并于2020年10月1日实现公路段通车试运营。值得一提的是,平潭海峡公铁大桥是我国首座跨海峡公铁两用大桥,也是世界上最长的公铁两用跨海大桥。

  2020年12月26日,福平铁路正式开通运营,结束了平潭不通铁路的历史,平潭自此进入“高铁”时代,与福州形成“半小时生活圈”。

  在全国人大代表、平潭综合实验区海坛片区东门社区党委书记薛玉凤看来,两座大桥的通车给平潭带来的各方面提升是显而易见的。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很是感慨:“现在在家门口就可以坐上高铁,不敢想象。过去受地理条件限制,平潭游客多以周边地区的居民为主,而大桥的建成和投用,让游客来岚(平潭简称)旅行更为便利。平潭的美丽风光、人文历史,也会随着两座大桥的建成被更多外界的人知晓。”

  薛玉凤说,这些年,岛内的基础建设也推进很快,各项民生工程都成功落地,平潭本地居民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2月,平潭环岛路正式开工建设,以环绕海坛岛海岸线为主,把平潭的海滩、码头连为一体,并辐射全岛各个旅游景点。环岛路全长约98公里,这是平潭综合实验区成立以来,开工建设的第一个大项目。

  薛玉凤介绍,就她所在的东门社区而言,原本出入社区的主干道,改造前每逢雨天都泥泞不堪,不少人在这里摔跤跌倒。2018年,东门社区引进台湾技术,对这条道路进行改造,使之具有对雨水快速渗透、存储和利用的功能,储存的雨水还可以调节路面的温度。

  而这只是被改造的道路之一。薛玉凤说,2015年以来,东门社区陆续改造了多达17条道路,新建了多个公园、公厕、停车场。

  从“靠海吃海”到旅游等多产业发展

  平潭人常年与海打交道,靠海吃海,从事捕捞和养殖业的居多。改革开放前,其他产业发展基本为零。过去十余年,平潭开辟了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快速崛起的新征程,走出一条特色发展之路。

  时间拨回2009年5月14日,国务院颁布《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支持福建“进一步探索福建沿海有条件的岛屿设立两岸合作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实行更加优惠的政策”。

  两个月后,福州(平潭)综合实验区正式成立。

  平潭的开放发展始终与国家战略紧密相关。2011年11月,国务院批复《平潭综合实验区总体发展规划》,平潭开放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2012年,这里升格为“福建省平潭综合实验区”。

  2015年4月,福建自贸试验区平潭片区正式挂牌运作。2016年8月,国务院批复《平潭国际旅游岛建设方案》,由此平潭成为全国具有“实验区+自贸区+国际旅游岛”叠加优势的区域。

  薛玉凤对澎湃新闻说,她从2018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就一直关注平潭的产业发展,过去5年,在全国两会上提出的多项建议、议案都是与平潭发展紧密相关的,好多建议已经陆续落地。

  平潭的政策优势也吸引了越来越多投资者。专注集成电路领域的台商陈孟邦就是其中之一。

  陈孟邦是台湾台中人,祖籍福建晋江,美国布朗大学电机工程博士。陈孟邦向澎湃新闻介绍,2011年,他受平潭的招商引资推介吸引,经过对平潭综合实验区设立背景、优惠政策、未来规划建设与发展前景深入了解后,希望自己做一个先行者。随后,他把自己深圳公司的主业迁到了平潭。

  他说,过去十年间,自己目睹了平潭的巨变:基础设施逐步改善,有了承载企业发展的新平台;各项优惠政策落地,让企业有了更好的发展环境……

  据了解,去年,陈孟邦公司的营业额超过8200万元。此外,他还为平潭集成电路产业搭线牵桥,把集成电路产业的上下游企业“招”到平潭,形成产业链,共同发展,共同进步。据了解,目前实验区至少已有7家集成电路产业链企业。

  平潭发展离不开旅游业,为了吸引游客,平潭也有很多自己的探索。

  在余小燕看来,平潭岛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造就了平潭“天然运动场”的美誉。沙滩排球、风筝冲浪、帆船赛、摩托艇,越来越多的滨海体育旅游产品不断“上新”,极大丰富了游客度假体验。

  此外,随着生态环境的不断优化,如今,城市音乐会客厅、潮流音乐聚集地等业态纷纷入驻老牌景点龙王头海滩,这里已形成集“吃住行游购娱”于一体的智慧海洋公园。

  公众号“中国平潭”显示,国务院2016年8月批复实施《平潭国际旅游岛建设方案》至今,平潭累计接待游客273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273亿元。

  从“海防前哨”到对台交流桥头堡

  2011年11月,国务院正式批准《平潭综合实验区总体发展规划》,旨在发挥平潭综合实验区在两岸交流合作和对外开放中的先行作用,建成两岸交流合作的先行区、两岸同胞宜居宜业的共同家园。

  在政策的支持下,平潭从“海防前哨”成为对台交流桥头堡。越来越多像陈孟邦一样的台胞、台商选择来平潭就业创业。

  “拎包入住、免租金水电费、人才有薪资补助、政策扶持力度大、办事效率高,让我感到平潭对台湾青年创业者来说是‘肥沃的土壤’。”陈孟邦对澎湃新闻说。

  他说,入驻台创园以来,他感触最深的是各项涉台的政策措施,金融支持也帮助企业顺利投入生产。为鼓励两岸青年创业,平潭不仅出台了包括创业场所扶持、创业资金扶持、人才薪资补助在内的一系列扶持措施,在配套设施建设和政策对接服务方面也下足了功夫。

  如今陈孟邦的企业有了很好的发展,他说,创业之初他对市场形势的判断是对的,而今,他更是觉得来对了地方。

  两岸之间资讯不对称的问题由来已久,很多台胞到大陆发展存在诸多不便,这种问题该如何解决?2017年9月,“台陆通”App在平潭应运而生。

  “台陆通”平台副总经理卫元鹏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台陆通”是大陆首个服务台胞的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向台胞提供涵盖证照、政务、通信、创业、就业、资讯、交通、金融和生活等10多种便利服务。如今直接服务过的台胞已经超过40万人。

  卫元鹏说,很多台胞来到大陆,他们有个共同感受,就是对大陆政策不了解,来了不知道怎么办,存在很多困惑。而“台陆通”的开发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让互联网成为服务台胞的前台,不仅为在大陆的台胞提供帮助,也为“2300万台胞”提供帮助。

  比如,疫情发生后,不少台胞遇到无法顺利接种疫苗的情况,今年3月,“台陆通”平台再添新功能——专门开放了台胞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的线上预约通道,以解决台胞无法使用台胞证及居住证在网络平台预约接种疫苗的问题。

  卫元鹏说,因为工作关系,现在自己的朋友圈中有了很多台胞朋友,他期待疫情结束后,能上台湾岛走走,和老友们当面叙旧。

  作为早期进入平潭岛垦荒的台商代表,薛清德特别愿意为来平潭创业就业的台胞提供帮助。2020年初,“台胞薛清德调解工作室”挂牌成立,这是大陆首个以台胞命名的调解组织,依托于平潭法院自贸法庭,成为在岚台胞矛盾纠纷化解的平台。“为促进两岸融合发展做点实事,这让我的生活更快乐。”薛清德说。

  薛清德对澎湃新闻说,以前他总说“我爱平潭”,现在他想说“爱我平潭”,“如今平潭是我的第二故乡,我要以主人翁的身份去呵护家园的美好。”

  他说,自己和爱人都商量好了,未来将继续在平潭生活,度过晚年。“也期待平潭变得更好,更多的台湾同胞一起来大陆发展。”

  (澎湃新闻高级记者 王选辉 实习生 钱楚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