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有困难还能找医生?专家:不要错过最佳干预期

  学习有困难还能找医生?

  “学习困难”门诊暑期迎来就诊高峰,专家提醒要尽早识别背后的原因,不要错过最佳干预期

  在一堆数字中找出特定数字、用眼睛运动来进行追踪射击游戏……不要以为这群小朋友在玩普通游戏,其实他们是在医院的语言认知康复中心里,接受“学习障碍”的治疗训练。

  学习有困难还能找医生?“学渣”能否变“学霸”?开学在即,因“学习困难”到医院的求诊者显著增加。记者为此采访广州多家医院,专家建议,重视孩子的“学习困难”,要尽早识别背后的原因,家长既不要过于焦虑,也不要错过最佳干预期,尤其是幼小衔接阶段,家长最应警惕。

  暑假“学习困难”求诊增加

  近年来,小朋友出现“学习困难”还可以找医生,成为家长们关心的热话题。尤其一到暑假,医院里相应专科的就诊量就大增。

  “暑假是孩子‘学习困难’就诊的高峰期,今年暑假,就有30多位孩子在我们住院治疗,病区都住满了。一般来说,在暑假前期进行初诊或住院治疗的会比较多,而到暑假快要结束时,复诊的人数也会明显增多,因为要为开学做准备。”广东三九脑科医院心理行为医学科二区负责人温友禄告诉记者,该院去年4月份开设了“学习困难门诊”后,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不少家长只要发现孩子学习有“困难”,就会带着孩子来做评估。

  据了解,近年来,广州多家医院开设了“学习困难门诊”“学习障碍门诊”等专科。开设“学习障碍门诊”已一年多的广东省中医院语言认知康复中心主任杨海芳表示,在门诊中她发现,许多家长在初诊时常常表现得十分焦虑、担忧,很多人对于孩子的“学习困难”可能已经感到精疲力尽,曾尝试过很多方法却未见效果,最后到医院进行专业评估排查后,才发现是注意力缺陷多动症或学习障碍。

  智力正常考试却只有20多分

  “我的孩子智商130,编程也很厉害,但一到考试,语数英三科都只有20多分,这是为什么?”这是一位现实中家长的疑问。杨海芳说,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学习障碍案例,现实生活中经常令许多家长感到困惑。如果没有专业评估,家长往往会不得要领,为何孩子智力正常,也无情绪方面的障碍和家庭方面的教育问题,却在学习上出现了显著困难,在“学霸”和“学渣”之间“反复横跳”。

  要找出孩子的“学习困难”背后原因,专科医生会根据临床问诊、专业量表、各项专业检查等进行专业评估。通常在排除了精神发育迟滞(即智力低下)和孤独症后,最常见的两种状况,是注意缺陷多动障碍(俗称的“多动症”)和学习障碍(俗称的“读写障碍”)。

  “近年来多动症已经受到家长们的关注。在我的日常门诊中,有近半是多动症孩子。”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儿少科病区主任程道猛介绍,目前被主流学界认可的数据,是北京安定医院郑毅教授牵头的一项流调,结果显示在6-16岁的学龄期孩子中,注意力缺陷多动症的患病率是6.4%。

  更容易被忽略的是学习障碍。程道猛表示,学习障碍并不少见,但很多家长误以为是多动症,认为是注意力不集中导致的,往往造成延误诊治。

  杨海芳表示,学习障碍往往是智力正常的青少年儿童,在阅读、书写、拼字、语言、计算等方面存在的特殊性障碍。因为在学习过程中,大约有65%需要视觉支持,30%是需要听觉支持,5%与运动技能相关。因此,视知觉能力发育落后是最突出的问题。

  学习障碍需要专科医生针对不同孩子的状况制定个性化方案,一般可能需要2-3年的系统性干预。不过,一般不需要药物治疗,而是通过一些特别设计的小游戏来进行,因此颇受孩子欢迎。例如眼球运动控制训练,就是利用视觉追踪仪器,让小朋友训练控制眼球运动,用“眼神”去追踪屏幕上的车沿特定曲线行走。

  “学习困难”有最佳干预期

  不同的“学习困难”问题,背后可能涉及不同病种,都有不同的最佳干预期。但总体来说,尽早识别非常重要。

  温友禄表示,儿童的精神发育迟滞和孤独症(俗称“自闭症”),一般2岁到5岁是最佳干预窗口期。所以在早教的幼儿园时期,就应重视观察识别。

  注意力缺陷多动症的儿童,一般是6-8岁上小学一年级时来就诊的较多,因为到了小学就容易被老师发现,孩子经常不遵守课堂纪律,注意力不集中,与同学容易有冲突。此时家长应该重视老师的相关建议,不要讳疾忌医。治疗控制良好的话,并不会影响孩子的日常生活与学习。

  对于学习障碍,杨海芳表示,如果家长在婴幼儿时期就发现孩子与同龄人相比在某些方面迟缓滞后太多,就可以到医院进行专业评估。最佳干预时期为学龄前到小学一年级阶段。

  杨海芳提醒,当家长发现孩子阅读速度很慢,经常会漏字、串行,总是把例如b与d、u与n这样相近的字认错,或是在学习跑步游泳时能力很强,但学一些对视觉判断要求较高的羽毛球、网球等运动,就变得笨手笨脚时,家长就应该警惕有可能是视知觉发育出现了问题,有可能造成学习障碍,应尽早进行专业评估和测试。

  家校合作有助及早发现治疗

  幼儿园和小学作为孩子学习生活的重要场所,与之朝夕相处的老师及时发现,显得尤为重要。

  育才幼儿院二院院长蔡晓冰表示,相比二十几年前整院一两例的数量,现在平均到每个班级就会有一两个。天河区昌乐小学校长郑蕙也表示学生会有自闭症、狂躁症以及精神发育迟滞的现象,这些都会对学习造成一定影响。“多发于低年级学生,随着家长逐渐重视并进行治疗,到了高年级情况会有好转。”郑蕙说。

  由于症状多在学龄前已出现,老师会如何进行识别和筛查?“最基础的是观察。”郑蕙表示,昌乐小学每年都会对一年级新生进行初步观察,学校配有心理老师,与班级老师形成良好联动,一旦发现有类似症状的孩子会进行初步干预,并及时与学生家长沟通。蔡晓冰老师则表示,幼儿园老师有着丰富的经验,且“通过横纵对比,往往比家长更加敏感。”据她介绍,育才幼儿院二院会为有类似症状的孩子提供感官统合训练,同时配合沙盘游戏进行初步调整。

  不过,在治疗干预上,学校无法承担医疗机构的功能。蔡晓冰表示:“诸如阅读障碍、多动症的孩子需要专业有针对性的训练和治疗,这些在幼儿园内是无法实现的。”郑蕙则建议家长在老师提醒后,应及时带孩子就诊,并给予孩子包容、宽松的氛围,避免出现焦虑、溺爱等情况。

  羊城晚报记者 林清清 王沫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