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稳定基石”,三大不稳定因素留给了英国

  北京9月10日电 题:失去了“稳定基石”,三大不稳定因素留给了英国

  作者 甘甜

  英国新一任首相特拉斯上任仅仅两天,“伦敦桥倒了”。

  这句用来传递女王过世的暗号,也恰如其分地形容了伊丽莎白二世逝世带给英国社会的巨大震荡。

  作为英国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就像特拉斯在声明中形容的那样,伊丽莎白二世是“现代英国赖以建立的基石”和“大不列颠精神的象征”。

  如今,英国“政坛地震”余波未息,王室再添动荡。外界已经开始质疑,失去了“稳定基石”的英国,未来是否会陷入动荡?

    2022年9月6日,英国苏格兰,英国新任首相特拉斯觐见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白金汉宫发言人此前表示,由于持续的“行动不便”,女王将在苏格兰巴尔莫勒尔度假地任命新首相。而这打破了王室多年来的先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22年9月6日,英国苏格兰,英国新任首相特拉斯觐见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英国君主制是否走到尽头

  随着女王的去世,关于英国君主制的存废再度被推到全球聚光灯前。

  英国《卫报》专栏作家阿尔登曾提出,英国君主实际上拥有拒绝首相解散议会、重开选举和选择首相人选的两大权力。

  如果动用这两大权力,势必会造成宪政危机,但是到现在为止,从未有英国的国王或者女王如此做过。伊丽莎白二世在世时,从未出过任何政治甚至个人意见表态的新闻,在出现政治纷争的时候,更扮演着一股安定的力量。

  同时,“超长待机”的女王也让英国人充满稳定感。无论是早年间黛安娜王妃去世,还是近年来新冠疫情暴发、哈里脱离王室,她的讲话总是能凝聚人心。数十年来,英国更换了15名首相,但在普通民众眼里,女王仿佛是一座永恒稳定、中立的堡垒。

  随着女王的逝去,已在英国存在千年的君主制还将持续多久?新上任的首相特拉斯就曾在青年时期抨击过英国君主立宪制。还有一些英国民众也认为,“君主制作为一种制度会随着女王而消亡。我不喜欢年轻的王室成员,我认为现在是英国有民选国家元首的时候了。”

  继位的查尔斯三世与母亲的风格大相径庭,尚难以为本就动荡的英国政局提供稳定的支持。他常常直言不讳,喜欢发表政治见解,惹得内阁强烈不满。他本人与黛安娜、卡米拉之间的爱恨情仇,更是给其支持率蒙上抹不去的阴影。

  如今在英国,君主立宪制的支持率持续下滑,民调也显示,查尔斯不如伊丽莎白二世受欢迎。

  美国媒体已有评论称,“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见证了帝国的终结。而查尔斯三世可能会见证君主制的终结。” 未来,古老的英国王室是否还将提供一如既往的稳定感?恐怕这会是君主制能否存续的关键。

    资料图:英国王室发布查尔斯王子夫妇的圣诞贺卡。
    资料图:英国王室发布查尔斯王子夫妇的圣诞贺卡。

  英联邦是否会分裂

  在可预见的未来,查尔斯三世从母亲手中接过的除了权杖,还有一个面临着分裂压力的英联邦。

  女王去世后,部分英联邦国家政界及活动人士已在借机呼吁,要求取消英国君主作为英联邦国家元首地位,以及要求英国为历史上的奴隶制支付赔偿金。

  第一把“火”烧在加勒比地区。今年早些时候的英联邦政府首脑峰会上,一些加勒比地区英联邦领导人曾表示,对伊丽莎白二世把王位移交给王储查尔斯感到不安。

  9月8日,巴哈马国家赔款委员会主席霍尔-坎贝尔又放话,“随着君主制角色的改变,希望这可以成为推动本地区有关赔款讨论的机会。”

  澳大利亚也重启了关于结束该国君主立宪制的长期辩论,而澳总理阿尔巴尼斯据称长期以来支持该国成为共和国。在加拿大,民调机构2022年的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加拿大受访者认为该国未来不应该保持现行的君主立宪制,而应脱离英联邦。

  英国“后院”,也很可能将再次“起火”。自英国脱欧以来,苏格兰要求独立的压力持续上升,新芬党也在今年5月选举中成为北爱尔兰最大政党。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等地区的独立呼声,或将再成英国王室和政府的“烫手山芋”。

    资料图:2014年9月18日,在苏格兰爱丁堡的投票站,公投委员在投票结束后进行统计工作。当地时间9月18日早上7点,即将决定苏格兰历史的独立公投在苏格兰全境内的32个行政区悄然开始,至北京时间19日凌晨5时结束。目前,距离苏格兰公投结果的公布还有不到24小时,不管结果是什么,这都是苏格兰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投票活动。
    资料图:2014年9月18日,在苏格兰爱丁堡的投票站,公投委员在投票结束后进行统计工作。当地时间9月18日早上7点,即将决定苏格兰历史的独立公投在苏格兰全境内的32个行政区悄然开始,至北京时间19日凌晨5时结束。

  英国还能应对“冬季风暴”吗

  70年前,伊丽莎白二世登上了一个原本摇摇晃晃的王座,尽力发挥着帮助政府维护民众认同和社会稳定的作用,被认为是英国动荡时期的“稳定器”。

  二战以后,英国面临国力衰退、逐渐解体的困局,外部经受着严峻的冷战形势。当时,女王曾尝试通过英联邦来维系英国与其前殖民地的关系,尤其在维持英国和南非、英国与印度的良好关系上贡献良多。

  这也正如特拉斯所说,女王是现代英国的“基石”,为国家“提供了我们所需的安定与力量”。

  但现在特拉斯治下的这个国家,处于比几十年前更加迷失和动荡的时刻:高通胀、劳工冲突和紧张的医疗体系等重重问题亟待解决。

  特拉斯曾在竞选时豪言,一旦当选,她将在“第一周”采取行动,帮助英国人解决能源账单问题。她还强调,将在一个月内提出一个税收改革项目以应对危机。

  但民调显示,仅12%的英国人认为特拉斯会成为优秀领导者,52%认为她会做得很糟。英国民众倾向认为她会比撒切尔夫人之后的任何一位首相都更差,也就是说,她可能会是这32年来最差劲的英国首相。

  因经济制裁深陷俄乌冲突的泥潭、通胀屡创新高、整体经济慢性走向下坡……IMF最新预期显示,英国将在今年被其前殖民地印度超越,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

  经济下行的背后,英国“不满之夏”示威持续蔓延。特拉斯上任当天,英国政府部分雇员就举行罢工。英国警方预测今年冬季英国犯罪率将大增,甚至可能发生大规模骚乱。

  凛冬将至之时,伊丽莎白二世曾是国家的“稳定器”,帮助政府维护社会稳定。但随着女王时代落幕,特拉斯政府还能妥善应对即将到来的“冬季风暴”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