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资本撤出德国,朔尔茨却喊话乌克兰,承诺满足要求就可入欧盟

近日,德国再次爆发全国性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数万人走上街头抗议当局的能源政策,要求停止对俄制裁并退出北约。然而随着俄乌冲突逐渐升级,德国越陷越深,正在失去转向的主动权

德国《商报》刊文批评称,德国曾是疫情期间的国际榜样,在执行政策的同时取得了突出的经济发展,但是现在,德国正在沦为“欧洲病人”,过去的成就只是德国最后的荣光。德国出口增长率已经连续5年停止增长,工业生产值被其他欧洲国家拉开,经济增长率在2021年是欧洲倒数第一

经济增长全面放缓,再加之全球化趋势受迫性衰退,德国的经济地位受到严重挑战。但一场突如其来的地缘冲突让德国“垂死病中惊坐起”,开始反思缘何沦落至此。

一、三党联合执政,朔尔茨无法掌控全局

德国前总理默克尔纵横政坛16年,为德国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政治环境,更重要的是她偏向于跟俄罗斯搞好关系,维持着欧洲局势总体稳定。但自从默克尔卸任后,德国以及整个欧洲的政治局势风云突变。

朔尔茨政府执政一年以来,民众满意度下降至31%,64.5%的德国民众对政府解决危机的能力表示怀疑,近一半人认为政府主要官员不合格。

民众不认可德国联邦政府的执政水平,主要是因为,现在的德国是三党联合执政,社民党、绿党、自民党分掌不同的政府机构,在重大议题上分歧明显,互相掣肘,行政效率低下

例如在关停核电站、对乌援助重武器、加征天然气附加费等等关键问题上迟迟无法达成一致,特别是在外交政策上,德国对俄罗斯态度的变化是俄乌冲突爆发的重要因素。

我们知道默克尔一向采取理性务实的政策,接班人朔尔茨自然也是延续前任的政治路线,然而他的外交部部长贝尔伯克却是个铁杆的“反俄分子”,在政治上向美国靠拢。最关键的是,这个德国外长还是绿党主席,不怎么听朔尔茨的话,严重破坏了德国外交的政治基础。

在“北溪”天然气项目上,默克尔付出了很多心血,十分看重,但朔尔茨在内部和外部的施压下只能选择妥协,亲手推开了德国最依赖的能源伙伴,这都是德国政府失调的后果。相比默克尔,朔尔茨显然不具备强有力的政治权威,无法掌控全局

二、寻求扩军,但依然依赖美国

二战后,由于政治、经济等多重因素,德国在军事方面的投入一直比较克制,但俄乌冲突爆发之后,德国也开始寻求突破。

近日,朔尔茨提出要将军费开支增加到GDP的2%以上,并修改了《基本法》,直接给军方提供了1000亿欧元的“特别基金”。朔尔茨还宣称要建立欧洲最精锐的武装力量,成为欧洲常规防御的基石

要知道,即使是在冷战时期,德国都不太搞军事建设,国防上也比较依赖美国。德国的防务需求更多的还是偏向于和北约合作,而法国则是强调欧洲防务独立自主。从这个问题上看得出来,德国的国防政策实际上是比较被动的,一直被北约牵着鼻子走。

三、拒绝接收俄气,能源危机加重

虽然德国的天然气储备基本满足过冬需求,但仍面临价格高企的问题。此前,德国在没有知会欧盟的情况下颁布了2000亿欧元的能源补贴,不顾欧盟市场分裂也要降低能源成本,说明德国真的急了。

但即使是这样,德国仍然拒绝接受俄罗斯的能源供给。上周,普京明确表示愿意通过“北溪”幸存管线向德国输送天然气,但德国方面坚称不会使用受制裁的路线,并将俄罗斯视为“不可靠的供应方”。

对此普京批评称,德国将对北约的义务置于国家利益至上,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而民众却要为此买单。是履行北约义务,还是保障民生福祉,德国必须作出选择。久别政坛的默克尔也频频发声,强调俄罗斯天然气十分便宜,俄罗斯是可靠的能源供应商,提醒朔尔茨理性行事。

四、经济衰退,资本正在撤出德国

德国经济部门指出,目前国内通胀率居高不下,经济增长停滞,已经陷入滞胀、预计明年的经济增长率为-0.4%,衰退已成定局

为了摆脱经济滞胀,德国副总理哈贝克提出,增加投资或能改变现状,但是德国联邦工业协会对此感到悲观。数据显示,德国营商环境指数环比下降4.3,在美元升值、能源价格飙升等各种因素的冲击下,资本正在撤出德国

例如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就削减了本土产能,不顾朔尔茨的反对赴亚洲国家建厂;大众汽车宣布在美国扩展业务;卫生纸制造商Hakle申请破产;本来准备在德国建厂的特斯拉也宣布暂停项目。

五、何去何从,德国如何抉择

能源危机、经济衰退、内政失调、外交受迫等等原因,共同导致了德国成为最典型的“差生”,以至于被冠以“欧洲病人”的称号。

实际上,这也不是德国第一次当“欧洲病人”了,早在21世纪初期,德国就因为糟糕的经济状况受到了西方世界的嘲笑,后来通过默克尔的经济改革才重回正轨。

数据显示,默克尔2005年上台时,德国GDP增长率仅0.71%,2017年就增长到了2.2%;2006年德国财政赤字195.8亿欧元,2018年盈余了481亿欧元。数字不会说谎,朔尔茨不妨看看默克尔是怎么挽大厦之将倾的:

1、出台经济刺激计划,扶持国内实体产业,提升就业率,加强金融业监管。正是对实体经济的帮扶让德国最先摆脱了金融危机的影响。而目前的德国,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工业基础正在流失,如何平抑能源价格、提升营商环境是重中之重,而关键就在于能源成本。

2、面对欧元区债务危机时,默克尔积极救助欧盟成员国,维护了公平和信誉,最大程度保证了欧盟内部团结。反观朔尔茨政府,大家都不好过的时候居然擅自进行能源补贴,以邻为壑,甚至还引起部分国家跟风的消极影响,严重破坏内部团结,招致欧盟成员国的广泛批评。

3、面对英国脱欧闹剧,默克尔主张当断则断。但现在的欧盟吸纳新成员完全是出于地缘政治考量,例如正处于漩涡中心的乌克兰,朔尔茨竟承诺只要其满足要求,就可正式成为欧盟的一员,并且,朔尔茨还声称支持欧盟扩大。

总的来说,默克尔对德国的贡献是较大的,其执政理念对后人仍有启示性,其成功的奥妙就在于积极加强与东方的合作,融入全球化进程,实实在在谋发展

而现在,德国不再具有廉价的俄罗斯能源,产业空心化趋势显现,全球化进程受迫性退潮,德国社会遭受强烈冲击,优势丧失殆尽。同时也营造出一种不安全的氛围,导致德国开始排外、反俄,甚至开始谋求重建军队,变得更具攻击性。

这无疑与默克尔的执政理念背道而驰,也不符合时代发展趋势,只会沦为地缘政治冲突下的牺牲品。如果德国还是跟随美国起舞,那只会病上加病,病入膏肓

本文就是关于大量资本撤出德国,朔尔茨却喊话乌克兰,承诺满足要求就可入欧盟的相关内容,希望给您带来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