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角钱的“派件费差异”上了谈判桌

  福州市快递行业首次开展集体协商,末端派件费标准成争议焦点——

  几角钱的“派件费差异”上了谈判桌

  “0.65+0.9+1.15……”数字叠加200多次,构成了福建省福州市一家快递企业收派员张宏文一天的派件收入。张宏文告诉记者,他把快件从网点送到收件人手中可获得派件费,0.65元是浙江义乌来货的派件费,0.9元是广东揭阳来货的派件费,1.15元则是同城的派件费。

  6月,张宏文送了9000多件快递,派件费收入共计8550元,占到工资总收入的近9成。末端派件费的区域性差异让张宏文很是不平:“同样在路上跑,送义乌来的快递派件费却要打折,这不公平。”

  8月9日,在由福州市总工会与当地邮政管理、人社部门共同推动的快递行业集体协商现场,“派件费差异”话题就被搬上了协商席。职工方代表和企业方代表就行业最低工资标准、休息休假、保险保障、高温津贴等议题展开协商,末端派件费标准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

  派件费有差异

  福州市邮政管理局7月的一次调查显示,当地快递行业共有企业73家、分支机构249个、末端网点4676个,快递员数量达到1.9万人。而5月~6月福州市一线快递员的平均月派件数量为8603件,平均月派件费收入为7511.3元,平均单票派件费为0.87元。

  “快递行业末端派件费差异每单达到0.3元~0.5元,这导致快递员的实际每单派件费收入被压缩到0.6元甚至0.3元不等。”在协商现场,职工方首席代表、福州市快递行业工会联合会主席王文彪呼吁快递企业实施统一的派件费结算。

  在快递行业竞争最激烈的义乌、揭阳、泉州等快递业务“大市”,快递揽收价格承压,压力顺着海量的快件传导到远在千里之外的福州快递末端网点和一线收派员身上。

  职工方代表、鹭申通快递有限公司网络专员李仁华告诉记者,同样的路程、同样的时间、同一个站点,快递员集中派送义乌商品可能会比派正常快件少赚100多元,但付出的时间成本、运输成本却并没有太大差异。

  差异的背后

  “义乌的商品重量小,快递员配送一筐可以装好几百件;普通快递一件可能好几十公斤,这里的派送成本本身就存在差异。”企业方代表、福州市博通快运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志艺表达了不同的观点,“货量小的小商品可以实施派送效率更高的大批量配送,按照统一标准发放派件费不经济也不公平。”

  “派件费的区域差异不仅体现在不同快件来源地存在的差异上,还体现在同一网点周边不同派送区域的效率差异上。”企业方首席代表、福州快递行业协会会长吴桂辉认为,不同区域的派件收益和派件效率存在差异,而派件费是对派件收益和效率的综合体现。

  在协商现场,本次集体协商的主持人、福州市邮政管理局办公室负责人陈遂益告诉记者,快递企业总部给到各个网点的派件费除了要用于支付快递员配送产生的派件费外,还要用于支付快递网点的场地费、车辆购置费、油费、折旧费、管理人员工资等,剩下才是网点的盈利。职工方提出的诉求是要针对不同“进口”区域的快件实施统一的、无差异的派件费结算,这无形中增加了企业的派件费成本。

  “如何留住人”引发共鸣

  “每天要处理超过200件包裹,每个月休息不到2天,每天平均工作时长超过9.5个小时,派件费连续多年下调,快递企业拿什么留住人心?”职工方代表、福州乔韵达速递有限公司工会主席蒋素华提出的问题,不仅赢得职工代表们的掌声,也说到了快递企业代表的心坎里。

  福州顺丰速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温智华感叹,随着下半年快递行业旺季的到来,快递行业人员流失率高、派送人员短缺的问题愈发凸显。

  “邮政管理部门已经指导行业协会进行核算,将综合各地最低工资标准、快递揽投业务量等因素生成末端派件费标准并于近期公布实施。”陈遂益说。

  “我们可以向总部提出申请”“我们可以承诺给到快递员的没有差异”……企业方释出进一步推动协商的诚意。

  在双方代表的一致确认下,“一线收派员工单票派件费用不得低于市快递行业协会核算标准,企业保持合理末端派件费水平,不得对寄自特定区域的快件实施非正常派件费结算”被写入双方随后签订的行业集体合同。

  (本报记者 李润钊)